开户送体验金

2019-03-26 07:48:07 来源:上海证券报 作者:林淙

  “入错行”的沈健,却干对了事业。

  2003年创立嘉澳环保,沈健以“环保”革新传统增塑剂行业,将无毒新材料引入PVC塑料制品。2016年,沈健带领嘉澳环保登陆资本市场,用生物质能源延长产业链,化地沟油为符合欧盟EN标准的生物柴油,实现变废为宝。

  从供电局技术员,到嘉澳环保董事长,沈健与环保事业的“相知相守”,既是因缘巧合,也是责任使然。沈健笑言,自己错误地从众多赚钱路中选择了一条最难的,随即又正色道,“如果再给我重新选择一次的机会,我仍会这样选择,因为我们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经济效益前面。”

  近日,沈健做客由上证报与约珥传媒联合主办的《直面掌门人》节目,一展其在“误打误撞”中觅得的商机,在自我挑战中勇攀高峰的人生历程。“我们是小公司,但小公司想做大事情。”沈健表示,“尽管环保产业在中国刚刚起步,且步子还不大,但我们坚信这个行业定将迎来辉煌的明天。”

  主动“入错行”

  如同上世纪90年代“下海”潮中的多数人一样,“致富梦”成为沈健打破“铁饭碗”的原动力。当时就职于桐乡市供电局的沈健,主要从事电力技术开发工作,还曾参与过国内首台自动抄表系统的研发。“安逸”与“小有成就”,并没有束缚沈健的手脚。他说:“还是想做点对自己有挑战的事情。”

  初涉商海,赤手空拳的沈健首先成立了一家贸易公司,从自己最熟悉的电力生意做起,而后逐步将买卖由变压器、电线电缆等扩展到增塑剂领域。沈健告诉记者,增塑剂并非其“第一选择”,“只是在做的过程中,觉得这个产品的市场化程度更高,所以慢慢把这块变成了主要业务。”

  1993年到2003年,10年“厚积”路,沈健走得缓慢却扎实。“说起来比较老土,我做生意全凭‘诚信’二字。”在当时全国清理“三角债”行动中,沈健却有着自己的坚持。“该还的还是要自己还,该承担的风险也要自己承担。如果当初被人家骗了,那是我自己‘瞎了眼’,绝不能因此又去骗别人。”他半开玩笑地说,“被骗一次提高一次,到后来一般的骗术到我这里基本上不起作用了。”

  “吃亏”换来的是合作伙伴的信任。“1999年前后,增塑剂有一波大的行情。在大家都拿不到货源的情况下,我仍能以较低的价格进货,加之下游客户对我们又比较认可,我就在这里掘到了‘第一桶金’。”

  然而,不同于许多以“挣钱”为第一要义的创业者,站在跃向实业的关口,沈健却选择了一条冷僻的道路——为传统增塑剂缀以“环保”二字。

  如果说与传统增塑剂的“结缘”是偶然的话,那么与环保增塑剂的“结合”便是必然。贸易在让沈健接触到大量传统邻苯增塑剂的同时,也让他认识到其中存在的巨大隐患。以输液器材为例,沈健介绍道,如采用传统邻苯增塑剂生产,那么原料中的有害成分便可通过生理盐水萃取出来直接到达人体静脉,长期使用将致癌、致畸。

  “当时国内基本没有做环保增塑剂的人,甚至现在这一领域也知者寥寥,足见这条路有多坎坷。”忆及创业之初,沈健感慨万千。“新材料的起步阶段,是一个需要不断解决困难的时期。这里既包括技术投入,也包括资金投入。我们的产品就是从无到有,一点点做起来的。”

  而当被问及是否后悔选择这一行业时,沈健先是开怀大笑,拍着大腿略带狡黠地回答道:“‘男怕入错行。’从赚钱的角度来讲,这属于典型的‘入错行’。”继而他收起了玩笑态度,表情严肃地说:“有了物质基础才能做技术研发或投入教育,但赚钱的最终目的是回报社会。值得欣慰的是,尽管路途坎坷,我们始终在践行这一社会责任。”

  在沈健看来,“环保”是架构起“创造财富”与“贡献社会”二者的桥梁。“我的思路很简单,公司每生产销售1吨的环保增塑剂产品,就可以至少避免1吨的含邻苯的有毒塑化剂的塑料制品侵害我们的环境与健康。”

  与此同时,绿色与科技,正在成为增塑剂行业发展的大势。“环保增塑剂对传统邻苯类增塑剂DOP的冲击在不断增强。现在国内的环保与非环保增塑剂应用的比例,大致是20%比80%;而在发达经济体能达到80%比20%。”沈健信心满满地表示,“嘉澳的目标就是要把我国的这个比例倒一倒。”

  转危为机

  何谓“增塑剂”?沈健打了一个形象的比喻:增塑剂相当于水,而PVC相当于面粉,通过“水”和“面粉”不同比例的调配,就可以生产出各种各样的制品,如儿童玩具、电线电缆绝缘层、塑胶地板、人造皮革、汽车内饰、食品包装膜等与人们生活息息相关的物品。

  早在2003年,嘉澳环保推出的第一款产品环氧大豆油,便以其优良的品质及性能,将同行甩在身后。除了颜色更澄清外,沈健骄傲地表示,该产品在体积电阻率上也表现出众。“5乘以10的11次方!”沈健的语气难掩激动,“这一数字是人家达不到的。”

  当然,“拳头产品”的诞生并非一蹴而就。沈健用“针对问题具体分析,遇到问题解决问题”来总结这条漫漫摸索之路。“我们进行了多次尝试、改进和提升。通过加入酯化的过程,来解决产品相容性的问题。又根据与客户的不断交流,和主流增塑剂的不断比较,进一步攻克产品析出的难题。”沈健坦言,由于大量资金与资源的投入,彼时公司及其自身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好在我们最终实现了产品优化,并获得了市场的普遍认可。”

  这样从“提起一颗心”到“松了一口气”的情绪起伏,贯穿着嘉澳环保的整个成长历程。

  2009年,公司的环氧脂肪酸甲酯生产线开始规模化量产。但由于脂肪酸甲酯是一种碳链长度从12碳到22碳的系列混合物,分子结构复杂不统一,导致使用环氧甲酯做成的PVC制品严重析出。沈健解释:“这就相当于把萝卜和人参混在一块了,两样都是好东西,但如果放在一起,非但不能发挥各自效用,反而要互相抵冲。”

  如何打破困境?在沈健看来,企业的发展要靠创新推动,而创新则需要企业管理层身先士卒。“让企业里其他人去创新当然是可以的,但我认为作为企业的领导,自己要起到表率的作用,应该是‘同志们向我看齐’、‘同志们跟我来’。”

  于是,沈健带领着技术团队,在短短2个月时间内跑遍了大江南北,向各大相关专业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取经”,终于找到了精馏切割分离脂肪酸甲酯的方案。“此举不仅解决了环氧增塑剂析出的问题,还副产出高纯度的棕榈酸甲酯,大大提高了企业的附加值。”沈健表示。

  另一方面,塑料制品在加工过程中的稳定性问题,则通过在氯代前加入氢来攻克。谈到具体技术,沈健难掩兴奋。“用氢层取代钾层,可以加大分子量。而分子量的加大,能让制成的塑料品更不容易与外界接触和反应,对环保就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转危为机!”沈健欣喜地表示,“这个增塑剂随后形成了自己的系列化产品,我们也由此走出了自己的宽阔道路。”年报显示,2018年公司在环保增塑剂领域的市场占有率达到20.9%,较上年提高了7.48个百分点,行业影响力快速提升。

  变废为宝

  循着产业链,沈健如今将目光投向了生物质能源领域。他列举了几个数字,“2000年全球的生物质能源产量只有70万吨左右,2017年这一数字已经超过了2600万吨,也就是说行业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在20%以上,且这一替代趋势不可逆转。”

  生物质能源的蓬勃发展打开了新市场,而在原料的选择上,嘉澳仍将“环保”概念贯彻到底。“我们用地沟油为原料,生产符合欧盟EN标准的强制添加的生物柴油。”沈健表示,这样既解决了地沟油重回餐桌、重回饲料的问题,又可以减少碳排放,同时还创造了经济效益,可谓一举多得。

  2016年底,嘉澳环保收购上游企业东江能源100%股权。“东江能源在废油脂经营方面的‘牌照’是我们最看重的资源。”沈健坦言,已构建起稳定规范采购渠道的东江能源,成为嘉澳环保切入生物柴油领域的突破口。

  然而,初被纳入上市公司体系的东江能源,却并没能交出满意答卷。“并表后第一个季度,非但没有达到业绩承诺的要求,还出现了亏损。”沈健回忆道,“但我和别人不一样,我在一个地方摔倒了,不会马上走开,而是要在原地站很久进行反思。”

  不服输的劲,让沈健“就地”开始了新事业的起跑。嘉澳环保随即收回了东江能源原开户送体验金无需申请的经营权,并全面接手生物柴油板块。“当时东江生产的生物柴油,从纯度和质量上来说,均无法满足欧盟的标准要求。”技术,既是沈健透露的产品致胜秘诀,也是他开出的企业发展良方。“没有现成的技术,国内也没有可参照的对象,我们就走访国外机构和国内高校,加班加点地做实验。”说罢,他指了指一旁的董秘王艳涛说,“项目是由她亲自带队做试验的,这期间她打破的试管不计其数。”

  时间紧,难度大,但最终研发出的澄清的生物柴油,成了对这段奋斗岁月最好的回报。沈健从包中掏出了四瓶样品,可以看到,欧洲以可食用的菜籽油作为原料,生产出的生物柴油仍带有清浅的黄色。而嘉澳采用赤浓酱油色的地沟油,却精炼提纯出几近透明的产品。沈健自豪地说:“从技术指标上看,嘉澳生产的生物柴油在氧化安定性和十六烷值等方面标准明显优于国六指标。其他厂家以地沟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在各个指标上均与我们存在相当差距。”

  走出亏损泥淖的东江能源重焕生机。2018年,东江能源单体销售生物质能源产品7.16万吨,同比增长25.02%;扣非后净利润3678.08万元,同比增长73.67% ,超额完成业绩承诺47.12%,为公司整体盈利贡献颇多。

  对于下一步,沈健表示将乘胜追击。“我们的生产管理模式业已成熟,将来可以在京津沪、川渝等地进行复制,通过市场经济的方式对原料进行有效利用,以进一步扩大生产能力和市场份额。”

  “环保”二字,是嘉澳环保之名,更是沈健十余年摸索奋斗之实。现在,除了公司董事长的身份外,沈健还手握着“利用废油及油脚生产环保型增塑剂的方法”、“可生物降解的复合增塑剂的制备方法”等多项发明专利。“不是在实验室,就是在办公室里。”身边人这样描述他的生活轨迹。

  而沈健说,他最大的梦想就是让国人和欧美发达国家一样,用上环保、安全、放心的塑料制品与清洁的生物质能源。面对环保事业,沈健笑称要“一条路走到黑”;对于创新脚步,他坚信“路将越走越宽”。